圓融世界 法海飄香
 
得獎欣賞佛教對現時代的影響

99徵文比賽 第二名

◎釋性禪
◎ 就讀學校:法鼓大學佛教學系碩士班

   佛教對現時代的影響

一、前言
二、具有歷史演進的地位
三、形成社會功能的角色
四、扮演關懷意識的共識
五、未來改善的發展方向
六、結論
參考資料

一、前言
佛教在歷史上傳入中國已近二千五百多年,是人類社會中最普遍、最理智的宗教運動。近現代以來,雖然連續發生宋七力、妙天印心會、清海無上師以及太極門、「錢想我」的奇門遁甲、藥惠孝道講堂、南寧玄卡與大慧畯z顛覆傳統宗教等等事件,醜化佛教形象,這亂象反應了從太虛大師到印順法師等大德們的理想就是要建立人間佛教,也要建設一套人間佛教的理論體系;因此,人間佛教的弘揚與實踐,必須深入人心與社會,從事關懷眾生、尊重生命、發揚文化教育、促進政治民主化與清明、改善現實人生的疾苦,更須要與教育體系的思潮相融合,以提高人間佛教的學術與普遍價值,這些都是推展佛教優良影響的重要途徑,也是現代佛教所應發展的方向。


二、具有歷史演進的地位
佛教在中國發揚光大,然近年以來,頗有衰落之勢,一般人對佛教也有誤解,甚至喝斥佛教徒為寄食階級,佛理無益於社會,乃由於佛理之未能通俗化,所以應該使佛理實用於社會。從近代開始,一些大師、大德們等就致力於融會諸宗派間的調和,並翻譯了佛典,繼承了近代中國佛教的傳統與整合,如注重教育交流,學習各種語文,研修各宗派經論,培養佛教僧才和菁英份子,才能整合整體佛教,建立現代佛教的理論,並導入世界的思潮,發展成現代佛教的理論,才可能實現人間淨土的理想。佛教對現時代有歷史、思想、僧制、義理、弘法、調和、處事、演進、治學、文化、藝術、科學等方面的影響,佛教的傳入如果要將現代化的阻滯力變為驅動力,則必須經歷轉型或重建。現今臺灣佛教界的元老級人物如星雲、印海、已故的聖嚴、聖印、演培等都是這一時期的僧青年,為臺灣佛教的發展儲備了人才,有重要貢獻。

佛教就如太虛大師說:從根本上說,途徑有兩條:一是內在創造性之轉化;二是外在批判性之重建。當一種文化內含著新文化的要素並構成新文化要素的必要張力時,它會採取內在創造性轉化的路徑;而當一種文化與新的時代沒有必要的契合點,並缺少內在的必要張力或內驅力時,它就只能採取外在批判性重建的途徑。

太虛大師提出人間佛教與人間淨土的相關理念,1934 年在《海潮音》的雜誌中出現「人間佛教」的專刊,由竺摩、大醒等人發表了十八篇相論的文章,引領了近代中國佛教改革的思潮,人間佛教的發展是扣緊了近、現代中國佛教弘化的方向與基本的格局。

方立天教授說:
太虛的主張(人生佛教、人間佛教、人間淨土), 又經印順等人的繼承和發揮,成為了主導當代中國佛教實踐追求的新理想和中國佛教現代化的新道路。又根據黃連忠學者之分析佛教的歷史地位對現時代的演進有四個階段,筆者略整述如下 :在第一階段「人間佛教思想孕育的時代」背景有兩項:一是明清以來鬼神化的佛教,逐漸脫離佛教的本質;二是清末列強侵略中國,西方勢力與近代思潮衝擊傳統的佛教,面對時代的亂局,必須積極加因應與調整。及在第二段是「以印順法師成為人間佛教思潮的領導者與精神導師」,第三階段於1966年,「證嚴法師成立了佛教克難慈濟功德會」,1967 年「星雲大師開闢了佛光山」,1965年中華佛學研究所的前身,「中華學術院佛學研究所」由中國文化大學創辦人張其昀先生創立,1985年「由聖嚴法師創辦中華佛學研究所」。

這些佛教團體,都以弘揚「人間佛教」與建立「人間淨土為理想目標,對於太虛大師、印順法師提倡的「人間佛教」思想都表示推崇。晚近還有一些佛教團體也逐步完成國際化與現代化的人間佛教目標,綜合國際現勢的變化與適應時代需求的新世紀轉變等因素,演進出符合學術教化的判定,且提供一種新的思想及努力的方向。

三、扮演社會功能的角色
正當社會結構的轉變,資訊快速變化,大家庭型態的解體,人心惶惶不安的時代裡,寺院不能只是信仰的殿堂,更要是心靈教育的加油站,尤其現代人唯有仰賴學習與溝通、交流來迎向人生多元性的挑戰。

佛光山星雲法師說過:星雲上人毅然提出「寺院本土化,佛法生活化,僧信平等化,生活書香化」 的呼籲,再次強調「寺院學校化」的理念,期望寺院不僅提供信眾安身立命的地方,佛教徒在信仰的層次,更需要深入經藏,真正瞭解佛陀的本懷,使佛法應用在生活中,讓佛教走出經懺的桎梏,以文化教育傳達佛教所應發揮的功能。

佛教以開發般若智慧、分辨邪正真偽,才能自度度人,究竟解脫,首先以教育為引導,寺院則以發揮佛學與人生的功能,解決現代人的困境與煩惱,使佛法融於現時代的生活,有佛法就有辦法。

依佛教的「第一義」、「真諦」說,宗教超越於社會的特性,有其不會隨著社會世俗變化而輕易改變的根本,但宗教的超越性,在不同人群中的表現卻不同:如社會秩序之作用、宗教精英的精神取向,對個人道德、品格的提升,對現時代社會功能的影響,佛教興起的內在原因,有學者宣方做過如下的描述 :一是有具非凡魅力的宗教領袖,如佛光山的星雲法師、慈濟的證嚴法師、法鼓的聖嚴法師、中台的惟覺法師,都是具有相當個人魅力、在攝眾弘法方面有傑出才能的組織者。他們的所作所為再一次印證了 「人能弘道,非道能弘人」的古訓。

二是善於運用大眾傳媒。如星雲法師在弘法改進方面善於與時俱進'在台灣佛教界率先

引入幻燈機、廣播、電視等弘法手段,他的大型講經活動之規模、氣勢更是不遜於任何頂級的流行歌曲演唱會。無怪乎江燦騰稱其「既是最先懂得利用現代傳媒工具的大師,又是極富超時代經營理念的佛門中人」,並稱許他「開創千年典範」。

三是具有現代化的經營頭腦和能力。如星雲法師運用類似經營百貨公司的手法推動佛教事業;證嚴法師以財務公開的現代會計制度經營慈濟功德會;聖嚴法師推動以禪學與都市企業相結合的都市佛教,均有相當過人之見識與才具。

在宗教功能上,佛教也顯得不夠完整,對現實人生的關注除了秉承了人間佛教的基本性格,在實踐過程中常被淺化和俗化,如解脫生死的終極關懷被窄化為樂生順死的技巧,實踐品格往往被淺化為對現世福報的追求。如何在角色和功能上確定更健全的品格,也是佛教確立自主性所不容迴避的問題,是故今後佛教改革應以注重佛理之發揮為基礎;但今日知識份子多致力於科學,對於佛理日漸隔閡,實為佛教之大損失。若佛理不能通俗化,即等於排拒普通人於佛法之外,則佛教如何顯揚?所以佛教應利用方便法門,且又不失其根本,如是發揚漸久,正信者日多,則領導社會即不困難。

四、形成關懷意識的共識
對於佛教思想及現代眾生所需要及所缺的是什麼?我們應該要研究一下,尤其是佛教對於教育文化及倫理道德和對於一般科學、哲學等有沒有領導與輔助的可能,在現時代活動的建構中,是否還有其他重要的思想資源尚未引起我們重視?如太虛大師的佛教改革運動也可作為時代隱憂的警惕,如下闡述 :

太虛大師的佛教改革運動之所以受到那麼大的阻力,那是理所必然的。宗教改革和政治改革一樣,不單單是一種思想、一種理論的改革,而且牽涉到整個制度的改革。就制度的改革這一方面,必然的會開罪當時各寺廟、各叢林的既得利益者;改革的呼聲愈大,這些既得利益者的壓力也就愈大。另一方面,當時民智初開,隨著宋明以來佛教的沒落,當時佛教徒的知識水準相當低落,他們總以為傳統的祖師所立下的教條、制度如何如何圓滿、偉大,卻不能像大師那樣,看到新時代所面臨的各種新問題。在這種情形下,虛大師的改革運動自然會遭到難以想像的阻力。不過,隨著時代的進步,新一代的年輕佛教徒,已經具備開放的心胸、前進的學養,因此,雖然目前沒有像虛大師那樣的偉人出來領導佛教的改革,但是卻也漸漸能夠體會其苦心,而走向革新之道!

社會之問題根本既言為思想、道德問題,相爭之行動為自利害他,結果必生混亂;佛教的基本態度是應該意識到所有的一切眾生都有平等的價值和尊嚴,雖然會因高遠超俗的教理拉遠距離,但放在一般民眾容易接受的方式,以取得民眾的認同感,才能發揮佛教度眾生從善如流、素質提升的影響。

首先要考慮到佛教的現代意義,作為有教義、有組織、有民眾、有潛能的佛教,為了適合現在社會的各種現象,要以佛教思想來作為所有思想的整合,試圖擺脫傳統佛教被統治階級借用為神道設教之工具而生存的局面,極力協調與孕育新型社會制度和多元文化的關係,再從中採取能適應現代社會的理念與實踐方法,包括能啟迪生命思考、開發佛教資源,面對生態環境被破壞、因利益至上而導致道德衝突,多元價?引發困惑的加劇,有限資源卻爛意開發,因競爭產生人我疏離等諸問題的解決途徑;因此要打破宗派與寺廟的對立,團結起來,產生共識,且對於想求安心立命的人們,不能只講說法會儀式,而應該給予他們精神上的安定與成長,也應該將視野放在救濟弱者、福利厚生,教育弘化、雙向互動溝通等角色上。

五、未來改善的發展方向
佛法為今日所必需的原因是因現時代社會異說紛紜,人心失其所信而無可適從,導致今日世界之亂,原因肇始於人心之亂,無安身立命之處,所以佛教應迫不及待,應改善發展過程當中的神異化、世俗化的誘惑,且不以大規模的法事活動、蓋廟造像、經懺齋宴為主要內容。相對而論,佛教學術研究的理性和獨立性,對於保障佛教信仰的作用雖得不到尊重,在很大程度上,仍是實用主義的利用和點綴而已,對於教界群策群力,團結合作,共同提昇佛教研究的素質及人格、品性更難得聞。佛教反對盲目的信仰,主張理性信仰,佛教的道德並不是維護神權的道德,也不反對科學的應用;佛教不僅重視和發展寺院道場的建設,更注重僧才的培養,造就大思想家,大宗教家,才能對思想界、文學界、對藝術界、地方風俗都有非同小可的影響。

人間佛教在21世紀已經開始的今天與面對的未來,必須跳出舊有的格局與思維,以前瞻的眼光與超越的視野,預測時勢的變化並規劃未來實行的方案,特別是必須走出佛教內部傳統的窠臼樊籬,積極主動的領導時代的思潮而非苦苦追趕瞬息萬變的未來,筆者淺見為最為有效的是「人間佛教」應與21世紀的教育相融和,亦符合筆者所謂的「人間佛教四階段論」的預設。

未來佛教的發展方向對現時代除了要保有優良傳統繼承的資源、智慧結晶與文化財產外,也可運用數位元知識的教育模式,除了自身也資訊化之外,再融和生命覺性教育可能提供的思想啟發,才能更吸引新生代。佛教應深入社會關懷、參與淨化人心為教育重心,積極與數位化與科技化、人文化、全球化等的思潮互動,並且契於時代社會的變換,又契於佛法的原則而做出新時代的詮釋與應變,配合資訊科技發展、環境生態保護、全人教育、臨終關懷等議題,融入教育的主流思潮中,由此光輝佛教,以利樂有情,創建人間的淨土,順應時代潮流,整合佛教的集體力量,朝向多元化弘法方針,過程可分為理念宣導期、方法培訓期、交流成長期、成果評估期、改善發展期,以此影響現時代的佛教文化、教育、組織,擴及全民教育,以人間佛教特質為依據,以四攝法為效法的精神,以聞思實實踐的目標,成就教學情境,化解人我疏離,拉近貧富鄉文化的差異,創造新時代主導的生機。

六、結論
佛教重視佛學和教理的研究,佛教的修行實踐與民眾之間的信仰,對佛教組織等無形價值的重視和依存的關係,將繼續下去。就佛教思想而論,人間佛教思想無疑是建構未來指導的寶貴資源之一,也保存了西方勢力與近代思潮衝擊下的佛教傳統根本,其中也有相當大的理論、潛力來因應這些問題。現時代有一些亂象波及了佛教形象,譏議佛教煞費苦心地傳道弘法,為避免非議,非法份子混入佛教、破壞佛教形象,以及對治現時代產生的宗教問題,更迫切提升人的品質,淨化人間淨土,擬出確實可行的方針,以多元的角度來推廣,深入社會急難救助和教育輔導的各層面,積極培養人才,開發僧伽與民眾的教育交流,關心佛教整體之發展,記取歷史教訓,發揮佛教內修與外弘的功能,才能遏止邪惡的破壞,和教化民眾作團結共識的功能,才是正信佛教對現時代之正面影響。

參考資料
太虛大師〈太虛大師佛教現代化之研究〉,《太虛全書》第十七冊。
東初,〈將來的宗教問題〉,《海潮音》,第16卷第11期,1935,頁25-30。
聖嚴法師,〈正信的佛教〉,法鼓文化出版社,1999年。
印順法師,《華雨集第五冊》,〈中國佛教的由興到衰及其未來的展望〉,正聞出版社:台北,1993。
星雲大師,〈佛教與青年〉,香海文化出版社,2006年。
平川彰,〈佛教文化與現時代 ——傳統佛教的現代課題〉,2002-1-10。
黃連忠,〈人間佛教與21 世紀教育的融和之學術價值與宗教意義〉,佛教與當代社會學術研討會,2003年。
宣方,〈人間正道是滄桑——後印順時代的台灣人間佛教〉,《普門學報》第17期,2003年9月論文。
田成有,〈傳統法文化創造性轉化的難題與出路作者〉,http://www.66wen.com/03fx/faxue/faxue/20060821/34070.html,更新時間:2006年08月21日。
鄧子美,〈當代人間佛教的走向——由宗教與社會互動角度審視〉,「印順長老與人間佛教」海峽兩岸學術研討會。
鄧子美,〈論人間佛教的現代品格〉,2008年。
呂凱文《中國佛教之批判的研究》簡介,2010年7月9日。
呂凱文,〈當代日本「批判佛教」思潮〉,1999。
釋覺培,〈人間佛教對全民教育的影響──以「人間佛教讀書會」為例〉,「印順長老與人間佛教」海峽兩岸學術研討會,2004。
釋大田,〈現代佛學研究方法的一些思考〉,《法光雜誌》,2003年。
林清玄,〈身心安頓〉,圓神出版社,2000年03月01日。
吳洲,〈試論佛教倫理的種種困境〉,載於《宗教》2001年,第三期。
王小徐,〈佛法與科學之比較研究〉,新文豐出版社,1995年。
李海波,〈臺灣佛教發展軌跡初探〉,2005 。
林律光,〈太虛大師之佛法僧觀及其影響〉,2005年佛學與人生國際學術研討會。
默雷,〈中國佛教與現代化〉,《佛教期刊-法音》,96年。
翟本瑞,〈人間佛教與現代化:韋伯論旨的重估〉逢甲學報卷30期,1996.12.01
許振偉,〈以韋伯觀點:分析基督新教徒與資本主義發展的關連性〉,淡江大學歐洲研究所。
余英時,〈為儒學的21世紀前景憂心〉,2004-12-31。
〈廿一世紀佛教的希望──參訪台灣佛教有感〉,《佛藏第16期》,2000年2月。
〈廿一世紀比丘尼的角色與定位-尼眾對二十一世紀佛教的使命〉,《佛藏雜誌》第22、23期。
「二十一世紀中國佛教教育的理念與展望」。《中國宗教》2000年4期。
艾愷Guy S. Altto,〈世界範圍內的反現代化思潮-論文化守成主義〉,貴州人民出版社,1991年。

回前頁
 
東山禪寺圓融禪寺淨因寺寶蓮禪寺華嚴禪寺淨圓精舍揚善講堂妙林寺松柏寺加州圓融禪寺溫哥華圓融禪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