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融世界 法海飄香
 
得獎欣賞吉藏《法華義疏》授記思想探究

98年論文入選
◎華梵大學東方人文思想研究所三年級
◎釋耀立

  吉藏《法華義疏》授記思想探究

 

、前言

所謂「授記」,在大乘佛教中是指未來成佛的預言,一般來說,極力倡言授記的經典就是《法華經》,其宗旨為三乘歸於一乘,亦即三乘本來就是一種善巧方便,事實上唯一佛乘才是究竟,也就是說《法華經》捨棄二乘永遠無法成佛的概念,強調將聲聞、緣覺、菩薩三乘終歸於一佛乘,最終目的在於勸眾生菩提心,修菩薩行,以成就佛道,也所以說《法華經》為一佛乘的代表經典。

《法華經》為諸佛如來秘密之藏,於諸經中最在其上,所以對天台、三論、唯識等佛教宗派,影響很大,更有人稱此經為「經中之王」;自古以來,分別為法華經作注釋的大德相當多,有法雲、慧觀、智顗、湛然、吉藏、窺基、慧沼、道宣、戒環、智旭、乃至於新羅的元曉,本文嘗試以三論宗祖師吉藏所作的《法華義疏》作為主要參考論述,其中對於《法華經》中有關「授記」的部分,所作的詮釋特色和內容。

吉藏一生講述《法華經》三百多次,並且為《法華經》作了多部注疏,《法華義疏》即為其中之一。在《法華經》<譬喻品>中說:若有聞法者,無一不成佛。也就是說任何人只要聽聞《法華經》後,沒有不成佛的,也就是「唯有一乘」之真理,吉藏在講述《法華經》時,也是強調三乘歸於一佛乘的道理。

本文主要以《法華義疏》為主,來探討吉藏對於《法華經》中有關授記,是如何解釋?對於爾後修習《法華經》的行者,能夠有什麼樣的啟發?進而能夠對吉藏的《法華義疏》有進一步的了解。

貳、吉藏與《法華義疏》

一、吉藏的生平與師承
吉藏為經歷陳、隋、唐三代的高僧(549∼623),為三論宗的創始人。俗姓安,本是西域安息人,其先世因避仇,後移居交廣(今越南、廣西),又遷居金陵,生下吉藏。幼時隨父親引薦,而參訪真諦,真諦問其志願,所以取其名為吉藏。不久後其父親也出家法號道諒,遂帶吉藏至攝山聽法朗說法,直到七歲吉藏於是從法朗出家;年十九歲,即能為大眾覆講法朗說過的法義,而倍受稱譽。二十一歲受具足戒。隋文帝開皇十年(西元590年),移住今浙江紹興的秦望山嘉祥寺,弘揚佛法,世稱嘉祥大師,在此時期寫了《大品經義疏》、《法華玄論》。開皇十九年,煬帝為太子時,要晉王楊廣在其蕃地建四道場,吉藏首先奉命進駐慧日道場,此時寫下《三論玄義》一書。後來又受隋煬帝之請,住長安日嚴寺,完成三論注疏。唐武德元年初,吉藏時年七十,高祖在長安命吉藏等十大德統領僧眾。晚年住延興寺,武德六年圓寂於實際寺。一生著述豐富,著有大乘玄論五卷、三論玄義一卷、二諦義三卷、三論略章一卷、大品經遊義一卷、淨名玄論八卷、法華遊意一卷、涅槃經遊意一卷、華嚴遊意一卷、大品經義疏九卷、仁王般若經疏三卷、維摩經義疏六卷、法華義疏十二卷、法華統略三卷、勝鬘寶窟三卷、中觀論疏十卷、十二門論疏三卷、百論疏三卷、法華論疏三卷等傳世。往生前,還寫下《死不怖論》。

二、吉藏的傳承體系與著作
所謂三論宗是依《中論》、《百論》、《十二門論》而立宗,故名之。一般指吉藏為三論宗集大成者,關於三論宗的學統始自鳩摩羅什──僧肇──僧朗──僧詮──法朗──吉藏。在羅什門下專門注力弘揚三論者,則在隋代僧銓、法朗之門,而吉藏以繼承關中羅什及攝山僧朗的三論學自居,但因其宗義與前人所弘稍有差異,所以稱吉藏以前的三論為「古三論」、「北地三論」;吉藏以後的三論,稱「新三論」、「南地三論」。吉藏一生橫跨陳、隋、唐三代,終其一生講說三論一百餘遍,《法華經》三百餘遍,而《法華經》即是吉藏中年以後的研究,從五十一歲開始,往後十九年間,他住錫日嚴寺時,撰寫《維摩經義疏》、《維摩經略疏》、《中觀論疏》、《百論疏》、《十二門論疏》;吉藏一生的活動,主要是在隋代(西元581-619年),當時僧人的日常生活,流行諷誦《法華經》;在這段時間,他寫了二千部的《法華經》,,一生講述《法華經》三百餘遍,這象徵了吉藏由年輕時重《般若》、《三論》,而因為大環境的因素,到了晚年獨重《法華》,由此看出。《法華經》的思想即是三乘歸於一乘,而吉藏把佛性視為一乘:「佛性者名為一乘。今既釋一乘即釋佛性。」這樣的說法也就是說吉藏認為佛性即是一乘的道理,中年以後的吉藏著有多部《法華經》的論疏,如《法華玄論》十卷、《法華義疏》十二卷、《法華遊意》一卷、《法華論疏》三卷、《法華經統略》六卷,即看出他整個思想的轉變。

三、吉藏《法華義疏》的思想架構
中年以後的吉藏因專研《法華經》,所以也為《法華經》寫了不少著疏;本文即以其所著的《法華義疏》作為研究中心,雖然這部是吉藏為《法華經》的注疏,但是他仍以三論宗的立場,給予《法華經》很高的評價,所以本論疏也是研究《法華經》者,不可缺的文獻之一。
 
《法華義疏》共十二卷,又稱《法華經義疏》,本論疏收於《大正藏》第三十四冊以及《卍字續藏》第一編第四十二套。共分為兩部分,即總釋和分釋。總釋部分把全論疏分為部類不同、品次差別、科經分齊三個方面,來說明《法華經》的大意;分釋部分則以品的順序,解釋序品以下二十八品之經文意義。
 
參、《法華義疏》的聲聞授記

 此處主要說明吉藏的授記思想,首先,先了解吉藏與《法華經》的淵源,其次逐一論述吉藏在《法華義疏》堙A對二乘授記的主張。吉藏以「一乘」思想作為建構《法華經》理論的基本精神4,所以他在另一部論述《大乘玄論》中,有如下的解釋:
 
法華論云:一謂同義,如來法身聲聞法身緣覺法身三乘同一法身,故名為一;
乘者運出為義,以德運人;如法華云。得如是乘,令諸子等喜戲快樂。

一、舍利弗被授記
《法華經》的特色之一即是為二乘、女身、惡人授記,雖然經文全部找不到「佛性」二字,但它卻是最倡導一切眾生「皆有佛性」、「當來皆能成佛」的經典。 授二乘記即是說《法華經》,《法華經》正明一因一果,今明二乘人已改二執發菩提心,今為授記令二乘人現世行因,未來作佛,以發心行行即是一因,未來作佛即是一果。又其人即是菩薩復是人一,說此一教名為教一,故授二乘記,具說四一即是說《法華經》也。

《法華經》當中所謂的三周說法,即:(一)法說周:<方便品>中,佛為上根弟子說諸法實相的道理;說明三乘為方便,使其能悟一乘方為真實;然而只有舍利弗能夠了解而得佛授記。(二)譬說周:<譬喻品>中,佛對那些在法說周尚不能解悟的中根弟子,作三車(開始的羊車、鹿車、牛車)、一車(後來的一大白牛車)的譬說,說三車是權,最後的一大車才是實,使他們能夠了解一佛乘的道理;此時則有大迦葉、迦旃延、目犍連、須菩提等四大聲聞弟子領解而得佛授記。 (三)因緣周:在<化城喻品>以下三品中,佛為那些不能了解前二周說法的下根弟子,說宿世因緣而且舉化城的譬喻,此時有富樓那、憍陳如等千二百及學、無學等聲聞弟子領解授記。

對於舍利弗的被授記,吉藏說若行大乘因可得大乘果才對,於是產生疑問說舍利弗既修小乘為何會被授記作佛?他認為諸大乘經都是為了令二乘怖畏,但今二乘人得授記作佛者,墮於二乘又何所畏?故吉藏解釋說舍利弗為久修佛慧故得悟解,假如實證小乘則難悟大道。

於是吉藏問什麼因緣要為聲聞授記?為證明自己所述、領悟為實,若其所悟為不實則不會得記;為了再次強調會三歸一而說受記;為令聲聞能生信心故言授記。

二、中根聲聞授記
所謂中根聲聞即指摩訶迦葉、須菩提、迦旃延、目犍連等四大弟子,吉藏在解釋<授記品>時,一開始即說為中根說法有四種方式:一譬說二領解三說法四授記,本品即是第四種方式──授記,又說授記不但是法華要義也是眾經典的大宗旨。在世親的法華論堣]說前三品(譬喻品、信解品、藥草喻品),為破凡夫、二乘、菩薩這三種病,即悟非凡、非聖、非大、非小,而能與佛相應故授以佛記也。
 
故淨名經云,智度菩薩母方便為父,父母具足則當成法身故與授佛記也;若接品末生者,上品末開方便門示真實相,諸聲聞眾皆非滅度謂開方便門,汝等所行是菩薩道謂示真實相,昔不悟大因為小果故執小果而迷大因,今悟小果是大因故便有大因,有大因必得大果故授以佛記也。

吉藏在《法華義疏》說,所謂授記就是對九道眾生告訴他們將來必當成佛,他又舉出在《法華經》當中說能夠為人授記者有二:一者為佛二者為常不輕菩薩;兩者有何不同呢?首先,佛同時具有授通記、別記兩種,因佛具三明能知此人未來是否能夠成佛,例如對三根眾生授記,故名別記;而通記是指若聞法華經而能一念隨喜的話皆與授記,故名通記。常不輕菩薩因尚位具足三明,所以指能予人授通記,而不能授別記。他又強調為何給舍利弗授記,因為只有舍利弗當事者知道,而上根弟子只有舍利弗一人的原因;而給大迦葉授記為何要通告大眾,原因是中根弟子人數眾多,所以要通告大眾。
 
此外在《法華義疏》又說,得記人有三種,一者凡夫、二者二乘、三者菩薩,今《法華經》具有能夠讓此三種人得記的特質。依《妙法蓮華經優波提舍》: 言聲聞人得授記者,聲聞有四種:一者決定聲聞,二者增上慢聲聞,三者退菩提心聲聞,四者應化聲聞。二種聲聞如來授記,謂應化者,退已還發菩提心者;若決定者,增上慢者二種聲聞,根未熟故不與授記,菩薩與授記者,方便令發菩提心故。

吉藏認為決定聲聞保執小乘,而增上慢人自謂究竟不信作佛,即不堪與記亦不
堪破執及會歸,《法華經》會一切二乘以成佛者,是對應悟之人說此經明破及會義,增上慢也是一樣,例如五千之徒不堪聞如《法華經》等大乘法而離席,是因為他們善根尚未成熟,對於增上慢者而言,常不輕菩薩其善根已熟堪能聞《法華經》,所以即為他們說一乘究竟之法。

三、下根聲聞授記
吉藏認為三周說法中的第二周:宿世因緣周說中有二段,第一正為說法,此文已竟;今是第二次為授記,以聞法悟解能夠與佛相應故授佛記。初授五百弟子記為一品,次授學無學人記為一品,所以開二品者,上授記品標其總名,今為標顯與上品不同故以人別品。

其次,吉藏又說在<五百弟子授記品>中,五百弟子的願行相同,現在同時得記,未來相繼成佛。而在<授學無學人記品>中,雖然有學、無學弟子的願行相同,也同時得記,但在未來是同時成佛的,這一點即有別於之前的五百弟子,也因為此因緣,所以對於下根聲聞弟子以此分二品,二者即欲以此二義攝授記義周。

肆、《法華義疏》的惡人、女身授記

《法華義疏》解釋<提婆達多品>說,此經開方便門示真實相,開一切方便示一切真實,但方便有二種:一順方便謂諸佛菩薩,二違方便如調達善星;調達謂人為違方便,龍女為謂畜生為違方便用。此品又有歎經三力,三力者:由提婆達多說經遂遂致作佛,故經有成佛之力;由文殊說法華經無量無邊眾生並得悟道,故歎法華有廣大力;龍女聞經現身成佛,故歎此經有速疾力,以經親有三力故宜應信持。

小乘經典中明確指出,提婆達多教阿闍世王殺父,調達自造三逆,復教他造逆,則是極惡之人,在《法華經》中卻說提婆達多是過去善友未來成佛,故學小乘者莫不驚疑,故今信提婆達多即是勸信大乘也。其次,龍女於剎那頃發菩提心得成佛,且為一生補處發心,其成佛的方式為瞬間轉女身成男。

伍、結論

吾人學佛修行,最終目標就是希望自己能夠成就佛道,《法華經》強調無論二乘、女人、乃至惡人、畜生等都能蒙佛授記,終將成佛,所以說「強調眾生平等」,是本經一大特色,這樣的經典敘述讓我們能夠充滿信心,相信自己有朝一日一定能夠成佛,也相信一切眾生最終也都能成佛,因此本經強調“一切眾生皆可成佛”的平等思想,徹底打破以往對於成佛對象的種種限制,而佛陀針對不同眾生的根基說不同法門,最終目的即是令一切眾生皆能成就佛道;例如經文中龍女八歲成佛的故事,說明女身經過修行也能夠成佛的道理,所以《法華經》所說的女性觀是強調圓融的男女平等,這無異是大乘佛教一個可喜的特殊現象。

 

參考文獻


一、 漢譯經典

大乘論師婆藪槃豆造,後魏.菩提留支共曇林等譯,《妙法蓮華經憂波提舍》,《大正藏》第26冊1519號。
吳.支謙譯,《佛說龍施女經》,《大正藏》第14冊557號。
西晉.竺法護,《佛說離垢施女經》,《大正藏》第12冊338號。
西晉.竺法護譯,《佛說無垢賢女經》,《大正藏》第14冊562號。
隋.吉藏,《法華義疏》,《大正藏》第34冊1721號。
隋.吉藏,《法華玄論》,《大正藏》第34冊1720號。
隋.慧遠,《大乘義章》,《大正藏》第44冊1851號。
隋.慧遠,《大乘玄論》,《大正藏》第45冊1853號。
姚秦.鳩摩羅什譯,《妙法蓮華經》,《大正藏》第9冊262號。

二、 現代著作

林欣儀,《捨穢歸真 中古漢地佛教法滅觀與婦女信仰》,台北:稻香出版社,民國97年。
平川章等著,林久稚譯,《法華思想》,文殊出版社,台北:民76年。
菅野博史著,釋孝順譯,《法華經:永遠的菩薩道》,台北:地球書房,2005。
楊惠南,《吉藏》,台北:東大圖書公司,1989。
岩本裕著,劉欣如譯,《佛教與女性》,台北:大展出版社,1998。
立花真紀著,許俐萍譯,《女性佛教入門》,台北:大展出版社,民國79年12月。
田賀龍彥著,《授記思想?源流?展開》,京都:平樂寺書店,昭和四十九年三月


1 安澄,《中論述記》,大正藏T65,頁3中。言吉藏者,舉大師之誨,字雖無立名所以,而義准解之。吉則不二之法,以此為藏,貯畜法寶布施群生,故仍名之,准此義文。今云吉藏者,中道正觀之法,名之為吉,以此為藏,貯畜法財施與庶品。故云吉藏焉:有人傳云:吉者善也;藏者攝持之義也。
2 黃懺華著,《中國佛教史》,頁219。
3 大正藏冊T42,第1825號,頁177中。
4 《法華統略》卷上:「余少弘《四論》,末專習一乘」。出自《卍續藏經》冊43,第582號,頁1-3。
5 大正藏冊45,第1853號,頁42中。
6 大正藏冊34,第1720號,頁369上 。
7 大正藏冊34,第1721號,頁565中。
8 大正藏冊26,第1519號,頁9上。
9 調達就是指提婆達多。
10善星為一闡提,謂彼主張無佛、無法、無涅槃之惡邪見,生墮阿鼻地獄,出自《大般涅槃經》卷33,<迦葉菩薩品>第十二之一。

 

下一篇
 
東山禪寺圓融禪寺淨因寺寶蓮禪寺華嚴禪寺淨圓精舍揚善講堂妙林寺松柏寺加州圓融禪寺溫哥華圓融禪寺